長寧帝軍

作者:知白

長安城,未及秋寒,已有落葉,在盛夏時節就落下來的葉子怕是不會因為它與眾不同就被記住,無足輕重就是無足輕重,坐在院子里發呆的男人雖然才不到五十歲卻已經看起來有些蒼老,他看著掉落下來的樹葉想著,無足輕重的葉子和無足輕重的自己,應該一般無二。

  有一天自己如這落葉一般逝去,應該也不會有人在乎了,那些該死的驕傲的寧人若是知道他死了的話,大半還會笑出來,說一句那個廢物終于死了。

  就好像人們抬起頭看到滿樹翠綠中一片黃葉掉落下來,覺得掉了就掉了,剛好不影響那滿樹翠綠帶來的好心情。

  他叫楊玉。

  一個幾乎被遺忘了的人,不過他的詩詞倒是依然有不少人會念及,這位把國都給玩亡了的皇帝在詩詞歌賦上的造詣遠比做皇帝要高,或許正是因為寫了太多豪情壯志的詩詞后覺得自己可以與天爭,于是便想和大寧爭。

  爭到最后,爭成了階下囚。

  在院子里輪換看守的士兵都已經換了不知道多少茬,一直陪伴著他的老將軍也在入夏之前病故,老將軍死了,大寧皇帝陛下還下旨厚葬,楊玉看到了不少穿軍甲的寧國將軍過來送行,所以悲傷之余對老將軍還有些嫉妒也有些羨慕。

  世人皆說,那位老將軍若不是越人而是寧人,或可成為一代名將揚威于邊塞,而跟著他就變成了同樣的階下囚,楊玉心里有些不服氣,也有些失落。

  如今院子里只剩下他一個人,每日抄書,看書,打水,掃地,鋪床,睡覺。

  “隔壁怎么那么亂糟糟?”

  楊玉聽到隔壁有聲音,于是問了一句。

  院子里的守衛笑了笑道:“你多了一個新鄰居。”

  “啊?”

  楊玉一怔,隨即苦笑:“又是哪個倒霉的。”

  “安息皇帝。”

  “安息?”

  楊玉聳了聳肩膀:“這國名就是個倒霉的。”

  守衛噗嗤一聲笑了,實在不知道楊玉哪里來的驕傲感還去嘲笑別人,莫非是因為他早住進來一些?

  隔壁院子里,伽洛克略看了看這還算整潔干凈的小院,第一句話問的是:“我可以看書嗎?”

  守衛點了點頭:“你可以看書,在你死之前不出這個院子,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,想看什么書還可以列個單子出來我幫你去買,如果你沒有錢的話,還可以從你的月例中扣。”

  伽洛克略有些好奇:“我還有月例?”

  “有。”

  守衛道:“一個月二兩銀子。”

  伽洛克略自嘲的笑了笑:“倒也不少了。”

  他說了一聲稍后,然后居然真的列了一份書單出來:“請你幫忙買到這些書,如果一個月的月例銀子不夠扣的話那就多扣幾個月,我應該花不到錢。”

  守衛將書單接過來看了看,驚了一下,這一筆寧人的文字寫的極工整,說不上有多漂亮,但每一筆每一畫都很認真,字方方正正整整齊齊,讓人看了覺得很舒服,眼舒服但心里不舒服,一個能把敵國文字寫的這么好的皇帝,幸好已經被抓住了。

  守衛點了點頭:“我會幫你。”

  一個時辰之后,這份書單送到了肆茅齋。

  皇帝仔細看了看這書單,然后遞給坐在不遠處的老院長:“這是朕見過的第一個如此坦然的被抓住的皇帝,沈冷剛剛說伽洛克略很坦然的時候朕還有些不信,可現在信了,第一件事就是讓人幫忙買書,這樣一個敵人讓朕越發的好奇起來。”

  老院長笑道:“也許他以為自己還能回去。”

  這句話本無心,可皇帝卻微微皺眉:“韓喚枝。”

  站在一側的韓喚枝立刻垂首:“臣在。”

  “去仔細查查。”

  “臣遵旨。”

  韓喚枝俯身道:“臣回來的半路上已經派人給留守廷尉府的人,仔細搜查前一陣子進長安的人,尤其是以日郎人為主,現在搜查的范圍開在擴大,不過目前沒有什么可疑的人。”

  皇帝嗯了一聲看向沈冷:“你以為呢?”

  沈冷道:“此人在南疆的時候,曾經冒充安息國的一個官職不高的使臣進入日郎國,甚至成為日郎國皇帝身邊的親信,如果不是那一戰打起來的話,他可能還是不會暴露,即便如此,他身邊沒有多少人可用的情況下依然安然而退,所以臣不覺得他是一個已經認命的人,也不覺得他會真的坦然,他坦然,也許只是他別有所圖。”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pk10定位预测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