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敗家子

作者:上山打老虎額

    江彬的話,擲地有聲,在這殿余音環繞。

    這樣的話,聽的不少人熱血沸騰。

    這江彬……倒是孺子可教。

    看看蔚州衛,人家賣兒賣女,也不給朝廷添麻煩呢,再反觀太子殿下和齊國公,這兩個敗家子哪里是練兵,這是索命鬼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聽著……卻覺得這話……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或許……是弘治皇帝親眼見過賣兒賣女,饑寒交迫是何等的慘景,因而……他沒有感受到絲毫的熱血,反而……覺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里有些不舒服,不過沒有做聲,因為他察覺到自己的肱骨之臣們,似乎對此很是贊賞。

    大明的武是割裂的。

    對于臣而言,他們自覺得武夫就該如此,畢竟……這是一群丘八,丘八們若是養懶了,養饞了,將來遲早尾大不掉。

    人對于武人的歧視,已經到了*骨髓的程度,甚至……彼此之間再無同理之心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還聽聞,蔚州衛斗是敢戰之士,立下不少功勞,報上來的功績,朕是看過的……卿家練兵,確實非同一般,不知可有心得?”

    江彬道:“頗有一些,卻不敢在陛下面前班門弄斧。”

    眾人不知道的是,弘治皇帝對江彬再無興趣了。

    對他來說,太子是要錢,這個江彬,分明是要命啊。

    可偏偏……弘治皇帝老成持重,自也不會表露出什么,只是道:“卿在京師,擬出一個章程來,送入宮,給朕看看,至于蔚州衛的將士,長途跋涉,甚是辛苦,兵部予以一些犒勞吧。”

    江彬也不知道今日自己的表現好不好,卻不敢去觀察弘治皇帝的臉色,于是瞥了馬升一眼,卻見馬升眉飛色舞,心里便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看來……自己的表現,正合殿君臣心意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刻,他內心似有一團火,頓時炙熱起來,忍不住心里想,列祖列宗啊,多虧了你們保佑,不肖孫即將要飛黃騰達,光宗耀祖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隨即道乏,百官紛紛散去,江彬不敢走在前頭,而是一副順從的樣子,等諸公們都先離殿,方才一副謹慎的樣子走出殿去。

    出了殿,見馬升人等早已去遠,卻有一人,身穿蟒袍,背著手,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這是……

    江彬立即抱拳道:“卑下見過齊國公……”

    齊國公之名,哪怕是遠在蔚州的江彬,那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方繼藩道:“你這蔚州衛,倒是頗有意思,你今日當著圣駕說的話,可是你的肺腑之言?”

    江彬立即一臉誠懇的道:“自是肺腑之辭,卑下豈敢欺君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方繼藩頓時臉就冷了下來,義正言辭道:“你這利益熏心的小人,不過是有了被利用的機會,因而甘愿被這內閣諸公和馬升所利用罷了,口是心非,滿口胡扯,你以為太子與我看不穿你的詭計?”

    江彬顯得惶恐,他當然知道,得罪了齊國公是什么下場。

    別看江彬傻頭傻腦的樣子,可此番進京,他聯想到太子設立常備軍的邸報,便大致知道,蔚州衛入京是做什么。因而……他做足了把戲,便是要讓人知道,自己是可以利用的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現在面對齊國公……他底氣驟然有些不足了。

    “齊國公,卑下并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方繼藩冷冷道:“你以為,得了內閣和兵部的賞識,你就可一飛沖天?”

    江彬心里咯噔一下,這齊國公……真的太直接了。

    江彬知道自己無法回避,他其實內心里有些打鼓,甚至想過退縮,可隨即……

    他猛地抬起頭來,居然放肆的盯著方繼藩,這眼神,滿是Yu望,他貪婪的看著方繼藩身上的蟒袍,突然道:“卑下不過是區區指揮使,這輩子,怕也沒有什么機會可以來京,可這一次,既然有幸能夠來此,那么……飛黃騰達就在這里,卑下為何不來?”

熱門小說推薦:《重生野性時代》、《圣墟》、《武煉巔峰》、《飛劍問道》、《元尊》、《逆天邪神》、《都市超級醫圣》、《都市奇門醫圣》、《都市超級醫仙》、《伏天氏》、《大道朝天》、《都市鬼谷醫仙》、《明末好女婿》、《史上最強贅婿》、《三寸人間》、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

pk10定位预测软件